“码世界”数字地球对标“元宇宙”虚拟世界

来源:中华网  发布时间:2021-12-10 16:17

  近段时间以来,全世界各路资本及诸多领域,在Facebook的引领下,群起跟风追逐“元宇宙”,引起了全社会的热议和关注。未来已来的信息社会究竟应该是怎么样一个社会?这个社会将以一种什么样的文明形态发展?人类应该以什么样的数字化模型存在?成为热议和关注的焦点。

  扫一扫全球专利技术发明人,码链思想理论体系创建人,码链研究院院长,《码链新大陆物格新经济》《码链—大变局中遇见未来》作者、苏州科技大学客座教授、法国蒙彼利埃第三大学产业导师徐蔚,最近应邀在法国蒙彼利埃第三大学学术开放日,做了一场基于他秉承东方文明“以人为本、道法自然、天人合一、世界大同”哲学理念形成的码链思想、码链理论和发明的“扫码链接数字人”的码链系列组合专利技术,创建的数字人物联网模型,和为人类在数字社会生存发展设计的,对标元宇宙的“物格数字地球”“码世界”数字生态的精彩报告。从徐蔚的报告中,我们梳理出了“码世界”对标“元宇宙”的如下几个重要节点。

  文明的对标

  文明是人类的创造物。人类文明随着人类的每一次的产业革命不断升华。人类自从有文明以来便从没有放弃掉对宇宙和未知的探索。

  人类文明经历了五千多年的农业文明时代,三百多年的工业文明时代。已进入未来已来,以电子信息技术为基础,以信息资源为基本发展资源,以信息服务性产业为基本社会产业,以数字化和网络化为基本社会交往方式,信息起主要作用的新型社会—信息化社会。人类该以什么样的数字化模式迁移到数字世界的文明之争,碳基和硅基谁是构筑信息社会的基石?这一世纪之问亟需答案。

  碳基文明代表了人类文明或地球文明。碳是历经数十亿年宇宙恒星的生生灭灭诞生的化学元素。碳造就了地球的生命基础,也是人类文明进步的重要元素,没有碳,就没有我们今日的文明。东方文明的道家哲学思想说:“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人是大自然的产物,人在大自然中,在物理的地球上劳动,依赖大自然的物质,创造人类赖以生存和发展的物质供养,这是碳基文明的文明形态。

  徐蔚创建的“物格数字地球码世界”码链模型为人类进入信息社会的数字时代生成了以“码”为文明的数字生态。码链的基本运行模式则是:将社会信息活动(包括信息获取、处理、存储、传递以及从问题到决策的过程)提升到网络空间实现跨越时空的高速、高效运行,并将信息处理结果落地到现实空间达成精准、高效的实施。

  码链模型为人类社会在信息传递这个尺度上,建立了一个包含5W元素,即时间、地点、人物+前因后果的“码”的世界,基于以“码”为单位的信息维度,建立了一个真实世界与数字世界一一对应的多个平行世界,由于这个平行世界有多个乃至无限多个平行世界的维度;这个数字化的平行世界,可以以自由意识进入,这就完全不同于基于IP的虚拟世界的网络空间,在码世界中,人的行为表现为数字化的行为方式,被称为数字人。码链把现实物理世界中的人和万事万物用“码”作为标识的“数字人”迁徙到数字世界。在第一代互联网、第二代社交网络后成为一个升级版的数字人物联网系统模型。通过码链可以透过三维世界看到四维世界的投影,在此基础上展开信息化重构新世界。

  码链模型强调人与人、人与物的链接(人是小宇宙,外部世界就是大宇宙,码链就是小宇宙与大宇宙的相互交互,相互链接。人与万物直接相连从而完整融合线上、线下,可以记录人类行为的每一次交互,从而使得信息交互的效率更高效、安全、可靠,同时又能有效保护隐私。码世界中的每个码(每一次交互)可包含其发行人(数字人)和服务列表,每次扫码接入,代表一次链接(交互),将发行人所提供的服务和扫码的“数字人”连接起来,通过“数字人”之间相互交换数据来使得扫码的“数字人”获得他所需要的服务。所有“数字人”能获取的服务,以及获取服务的“数字人”这两个维度构成一个“人一一服务”的“智慧码链”链接矩阵。码链不仅记录所有过去发生的链接,同时记录根据人的意愿而将要发生的可能链接,从而杜绝发生不符合人意愿的链接发生,并挖掘出人们所需要的潜在服务。

  与碳基文明对标的是硅基(芯片)以机器智能+人机智能为基础,不断迭代创造的程序世界,即虚拟世界形成的硅基文明。

  在元宇宙虚拟的世界中,地球上的一个个体计算机将机器人,机器智能、带着头盔的人连接成一个虚拟空间的网络,这个网络的处理中心,把地球变成了一个由智能机器控制的虚拟世界的地球,并将硅基文明扩展到整个宇宙。现实中的肉身人戴上计算机+能源+芯片的一个基于机器的硅基人工脑的智能头盔进入这个虚拟世界,在虚拟世界中人为地用机器来取代大自然孕育出来的自然人,触及了人与自然之关系的底线。为此,霍金和比尔·盖茨等就曾多次提醒人们,并建议限制人工智能的发展,以避免人工智能成为人类的掘墓人。

  这就是人们思考的,人类社会向更高维度的发展,究竟是要以碳基文明为底层还是硅基文明为底层发展的逻辑思考。

  以人类目前已知的宇宙来说,碳基文明,人类是宇宙的绝对主角,元宇宙虚拟世界形成的硅基文明,是硅基(芯片)+人工智能+机器智能为基础形成的智能机器人或戴着智能头盔,被智能机器控制行为的肉身人转换成的“硅基生命”成为宇宙的主角,由于量子载体内部不断演化,很有可能产生更高级的质子生命,元宇宙就是那个量子大脑,一块内存,一个处理器就是它们的宇宙。

  底层支撑逻辑的对标

  为人类构建人类在更高维度生存和发展的社会形态的生态,无论是从科技还是经济学的范畴,都应该从底层逻辑的哲学思考出发。

  是用“以人为本”的思想为底层支撑,还是“以机器为本”的理念作为底层支撑,让我们来看码世界与元宇宙的对标。

  地球是人类是生活的唯一家园,进入信息社会的数字化时代,对地球和人类社会做数字化的迁移和管理,需要集合各种数字信息构成的人工产品数字物与现实的自然物理社会相互交融,形成一个新的生存世界,即数字世界。数字化后的物对物理材料的依赖性越少,就越具有一种独立性,从而产生一种对应于事物世界的虚拟世界,来实现人的生活方式,譬如游戏、娱乐、网购、信息交易、电子账单等。这些活动逐渐成为人们关于这个世界的认识和实践的表达方式,为人类社会构建了一个新的生活样式。数字物借其完美的复制与感性的操作,拓展人们对真实世界的认知能力,增加人们感知物理世界的间接性,并通过数字化的社交平台,建立起理解真实世界的认知基础,使得原来以各种直接感触性或实存性为前提的生存经验,逐渐被各种对数字物的直接感触或虚拟交易所替代。对人的世界观、价值观产生了影响。

  互联网以ip为底层,根服务器控制构建,从而滋生出平台经济垄断、造假泛滥、个人隐私泄露等各种乱象,以ip为底层,根服务器控制的互联网技术加持迭代升级的终极形态“元宇宙”,呈现的更是机器人控制人类的骗局。

  IP是整个TCP/IP协议族的核心,也是构成互联网的基础。设计IP的目的是提高网络的可扩展性:一是解决互联网问题,实现大规模、异构网络的互联互通;二是分割顶层网络应用和底层网络技术之间的耦合关系,以利于两者的独立发展。根据端到端的设计原则,IP只为主机提供一种无连接、不可靠的、尽力而为的数据包传输服务。IP规定网络上所有的设备都必须有一个独一无二的IP地址,就好比是邮件上都必须注明收件人地址,邮递员才能将邮件送到。同理,每个IP信息包都必须包含有目的设备的IP地址,信息包才可以正确地送到目的地。同一设备不可以拥有多个IP地址,所有使用IP的网络设备至少有一个唯一的IP地址。

  徐蔚从2002年提出矩阵链接的模型,2011年发明二维码扫一扫专利,2014发表“超主权数字货币理论”以来,码链模型以及“数字人理论”,通过“码链数字经济生态体系,即点线面体系”全面展开;给我们提供了一个不同的思考方向。从“码链模型”中我们了解到,码链模型是一个以人为基础的去中心化(或者说泛中心化)的数字生态体系,进而为人类社会搭建起一种全新的数字社会模型,即码链模型。码链模型的底层支撑最基础的部分是人而不是IP。

  码链重构的新世界是码的世界,码世界对应的是现实世界中的地球世界,地球是以人为本的,是真实的,元宇宙对应的是机器取代人类,算法消灭人类的互联网虚拟世界。

  为此徐蔚指出,资本主义发展的最高阶段不是金融帝国主义,而是机器人帝国主义。即从唯利是图角度来看,如果剥削人类比不上剥削机器,那么资本家集团就有足够的动力来发展机器人、人工智能来获取最大的剩余价值。区块链和所谓的加密货币的本质就是机器人帝国主义。是依赖于“机器控制,算法为王”,就是不信任人类社会,而去信任机器的世界,即机器人帝国主义。因为所有的加密货币都是机器世界的产物,这也是西方世界所主导以IP为链接的互联网所谓算法控制世界的一个骗局,而这个骗局就是为了实现资本主义发展的最高阶段一机器人取代人类。元宇宙的高调出场,已经不加遮掩,赤裸裸暴露在全人类面前了。

  码世界与元宇宙的技术对标

  现代科技无论怎么发展,都应该服务于现实世界的人类社会。在人类从工业社会向信息社会的变革中,通过数字化和网络化,将人类社会的管理迁移到信息社会,需要现代科技的支撑,这是人类社会向更高维度发展的必然,毋容置疑。

  码链的体系从2004年开始研发至今,其初衷一直非常的明确,就是要坚持“以人为本,道法自然”的方式,来建立“人与人相链接、人与物相链接”,就是要通过扫一扫取代以鼠标点一点为接入口的传统互联网生态体系。因为人类生活在真实的世界,而不是虚拟的互联网屏幕当中。元宇宙让人在沉浸虚拟的世界里逐渐摆脱真实世界,甚至摆脱肉身(以一段代码活跃在元宇宙的世界里),进入机器设计的虚拟世界,而使得人类社会逐渐走向灭亡。

  在传统的世界中我们是以人作为单独的个体存在,在互联网的世界中我们依赖的是电脑,通过IP进行接入,而码世界,是以数字人作为基础单位所组成,人类所有的行为和社会中所有的经济活动都是通过扫一扫连在一起,这样从经济学理论基础上来说,我们就具备了把所有人类社会的经济体系进行统一管理的能力。以码链模型中的物格价值链为例,“物格”是北斗卫星定位将地球规划成的10×10平米的网格,成为物联网的格子,是真实的地球的数字化呈现,每一个格子在码世界中都可以得到映射。而物格价值链则通过唯一的经纬度坐标以及时间和不同的商品DNA生成在数字地球中唯一的码。这个二码就是接入这个数字世界的物格“元码”,可以记录商品通过码链所接入的所有行为。把这个“源头”的码定义为价值的一部分,它就产生收益,人们就可以让所有扫一扫用户都有机会在数字地球的构建中,对整个体系的财富进行重新再分配。码链模型的本质实际上就是将人类以及商品的DNA叠加到该体系当中,而不是通过IP作为底层来构建。所以通过码链模型就重新构建出了一个全新的数字生态模型。

  无论是真实的世界还是虚拟的世界,都真实的存在于我们生活当中。但互联网的元宇宙,最大的问题是不能将现实世界的行为与虚拟世界进行相互的映射,这就导致了人类社会被割裂。被割裂的后果就导致了真实的世界和虚拟的世界存在不同的经济活动和不同的经济体制,它们相互之间不能进行互联,就容易造成人类决策的误判。

  码链通过“扫一扫”作为基础接入点,在扫码之后生成新的码,码与码之间形成一条新的价值链,扫一扫码就可接入价值链。价值链是一个接入协议,每一次接入网络都有这个人和他所在的行为发生地,即时间、地点、人物、前因、后果等五W元素。数字世界的数字人就回到了世界的本源。

  元宇宙来自于互联网,接入的技术是鼠标点一点,鼠标点一点接入互联网网站,网站公司的交易场所是纳斯达克,交易的是股份,是一种金融手段,是一种虚拟,是可以泡沫的。对标互联网的接入协议,人的因素被淡化了。而码链的交易所是真实的物格,与物格对应的是地球上真实的土地和人类行为创造的价值,交换的是价值。

  互联网以ip地址为底层,根服器来分配ip地址,它是构建在人类现实社会外的一个虚拟的世界,正是因为是虚拟的世界,所以导致互联网的生态,对人类的社会实际上造成了破坏。

  人类在土地上劳动创造价值,才创造了整个社会本身,在数字化的社会,人被转换为数字人在数字地球上进行数字化的劳动。这个劳动的表现形式就是,你关注了,就是阅读,你把它告诉别人就是分享,你通过扫一扫接入并购物,点赞等,这就是你在数字化的世界里的数字化劳动。就创造了数字经济的价值,与三维世界的人在土地上劳动创造价值就形成了对应。数字化的劳动需要有劳动工具,这个劳动工具就是搭载有扫一扫技术的手机,它是数字化世界的劳动生产工具。御空眼镜是手机扫一扫的升级版,已经在全国三百个城市,三千个区县已经分发下去,手机看到一个二维码的时候实际上是眼睛看到码,“码”的进一步升级,是扫脸接入,脸相当于一个人提供的公众号码,御空眼镜就是数字社会的眼睛。是获得外界资讯的一个主要的途径,眼镜带你进入与真实世界隐射的码世界。元宇宙戴上一个芯片的头盔带你进入一个跟真实世界是无关的虚拟世界,不仅是底层设计的逻辑有严重的缺陷,技术路径也是错误的。

  人类社会终极发展目标的对标

  人类社会的底层基础是人,人类在土地上劳动创造价值,创造了整个人类社会的价值。人类是生活在真实的物理世界里,有思想、有感情、有精气神的万物之灵长。在人类社会,只有我为人人,才能人人为我,才可能持续发展。“天人合一、世界大同”的哲学理念,永远都是人类发展的终极目标。“码世界”正是按这样的终极目标所构建。

  而支撑“元宇宙”的,是机器为本的硅基文明,硅基文明的特征,是算法驱动,算力为王,谁控制了算法,谁就控制了整个机器。全世界所有联网的所有用电子驱动的都是同一个机器人在控制。由一个机器人控制的虚拟世界,怎么可能走向“天人合一”的大同世界?

  元宇宙的生态体系,引入的是基于区块链的比特币等,码链生态体系中基于的是特别提物权。是物格里的物,所有的物格形成一个链条,这个链是基于区块链技术升级的码链区块链技术,区块链技术就是一个分布式记账,分布式记账防伪溯源,防篡改,但在互联网的生态体系里面。没有地理位置信息,也没有人的行为信息,它只能靠算法靠加密,物格在真实世界里有真实地理位置,有真实的人创造的价值,在本质上,防伪是几乎可以不需要的,因为用物格可以溯源到在同一个地理位置,同一个时间,同一个人创造的行为和价值,在全宇宙是独一无二的,所以码链是不需要加密的,实际上就回归了整个人类社会的本原。

  数字人是三维世界的肉身人,码将肉身人转换为数字人后,就同时有无数个分身在数字世界里活动,这个跟元宇宙的分身是完全不一样的。肉身人在元宇宙里的分身,是每个人提供了一段数据代码,通过这个分身在元宇宙里不断地去参与家庭活动、社会活动。实际上就是在虚拟世界中转换成了一个被数字社会一次性用尽的电池。

  所有的科技发展是以人为基础,只不过给你加了一个数字化的手段。他是作为你的分身,作为你的延伸,但是他是为你真实人的真实行为去服务的,而不是你躺在营养舱里,坐在家里,关在瓶子里去VI的时间,这是完全两个不同的逻辑。

  码世界把人的行为数字化记录下来,行为的发生主体还是人,数字化手段只是帮助你更好的记录,帮助你更好地获得服务,包括构建更好的数字经济,在数字社会上劳动等。

  数字人的大同世界,其底层的逻辑是有前因后果,实际上就是爱。爱是探及文明的核心本质,爱是宇宙的原动力,码链的以人为本,就是对人爱的体现。因此码链是通往爱的路径。而元宇宙是让人类文明走入机器取代人类,算法消灭人类的歧途。

  在元宇宙的虚拟世界里,您不需要劳动,你只要戴上一个头盔就行了,理论上来讲,你就是无用阶层,你就被淘汰掉了。

  目前,码链已经在全国三百个城市,三千个区县,由底层的大爷大妈银发群体为基础,而不是互联网精英所在的地方,构建整个数字人的大同世界,就是是以爱为底层做整个社会的支撑,跟互联网的发展路径完全不一样。元宇宙、互联网是以硅谷精英为主体的。如果把硅谷精英带过来然后在北上广深一线城市再到三四五线城市,将导致实资本的收割。十亿老百姓本质上享受不到互联网、元宇宙的红利。码链模型是以最底层的老百姓为基础,然后再往上构建的大同世界。

  走进未来的数字人的数字地球脑大同世界,码世界对抗的是元宇宙机器取代人类最终消灭人类的路径。码链的思想、理论和实践,科技技术,是一个普惠,普适大众的。而在元宇宙,人类作为肉身,劳动创造价值的权利被剥夺了,已经没有办法参与整个社会的价值创造了。进入元宇宙,牺牲24小时工作,只要加点电,就可以实现无数的理想,作为每天要吃三顿饭,还要喝水,还要休息的人类,不去劳动,不去创造价值,人类就将走向消亡。

  通过扫码链接接入数字地球的码世界,沿着数字地球,通过统一扫码,统一发码,无论是专利许可还是授权到全世界,全世界就构建成了一个新的利益共同体,人类命运共同体,是一个普惠的,普世的,人人安居乐业,没有剥削,公平公正的大同世界。

   联系我们   回到顶部